网贷之星 首页 网贷新闻 热点新闻 查看内容

北京监管最新要求:P2P平台需严格执行“双降”

2018-6-13 16: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6| 评论: 0|原作者: 金融虎|来自: 微信公众号

摘要: 月22日和5月6日,该市公安局统一部署,对北京恒昌、金岩控股、信和财富三家机构进行查处。其中北京恒昌柯桥分公司涉及受害人134人,合计追回非法吸储资金3299万元,目前资金已全部归还受害人。”据悉,三家被点名的 ...

从2017年以来,钱宝网、望洲财富、快鹿财富、中晋财富、易乾财富、大大集团等线下财富公司相继爆雷,进入2018年,又有中融民信、善林财富出现问题。日前,有传言称,监管下发了一份名为《关于深入排查互联网金融领域中法风险隐患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互金专项整治小组决定组织各地对辖内互金风险隐患进行深入排查,重点为存量业务规模为10亿以上的机构,由线上平台但跨区域设立“大量线下门店”的机构、存量业务规模化解不力甚至仍在增长的机构。

今日,北京市网贷整治办亦发布通知称,根据《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银发〔2017〕119号)的要求,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应双降。2017年8月,各区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网贷机构都提交整改承诺书:承诺控制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妥善化解存量不合规业务。但根据近几个月统计的数据,有部分网贷机构业务规模在持续增长,有些甚至在加速增长。

北京市网贷整治办再次重申:辖区各网贷机构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资金端门店必须逐步关停、资产端门店数量应予以控制。对于不整改或不按规定进行整改的网贷机构,将视情节采取列入拟处罚名单、列入负面清单,甚至予以取缔等措施。

这也就意味着,线下理财平台还将面临持续的监管压力。而在众多线下理财平台中,恒昌公司拥有数万名员工,在全国近30个省设立了服务网点,仅恒易融一家线上平台的成交规模就达到542亿,累计注册出借人数90.8万人。在线下平台监管日益趋紧的大背景下,恒昌最终将何去何从,备受业内关注。

备案曲折,三度更换银行存管

日前,恒昌旗下恒易融悄然宣布在4月份与北京农商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双方将进行存管合作。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恒昌财富的第三家存管平台。

早在2016年7月, 据媒体报道,恒丰银行与52家网贷平台签订《资金存管合作协议》,开立对公账户61个。其中,恒易融等17家网贷平台已经实现业务落地。

但恒昌与恒丰银行的合作在随后不了了之,双方的存管也最终未能正式上线。到2017年,恒易融又宣布与贵州银行已达成资金直接存管战略合作。当年7月,恒昌贵州银行存管系统正式上线。

然而,到今年3月,贵州银行宣布因为业务转型,3月底彻底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恒易融被迫更换存管银行。当时亦有媒体指出,恒昌等30家涉及贵州银行存管的平台官网当时大都并未下线其贵州银行存管宣传的标识,涉嫌虚假宣传。

直到今年4月,恒昌宣布与北京农商行达成资金存管合作再度受到关注,这已经是恒易融的第三家存管合作银行。一般而言,银行存管的系统对接周期要半年时间,根据此前的监管要求,互金整改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如果以此来计算,恒易融平台若不加快进度全力冲刺,势必无法顺利完成银行存管。

目前,多方传言称,网贷备案工作全国范围已全面暂停,延期的时间可能达一年以上。但是,应当注意的是,银行存管是平台备案的关键性指标之一,一旦恒易融此次存管再出问题,恒易融的备案进程还将再度面临强大的压力。

合规存疑,整改压力不容小觑

恒易融作为百亿级的大规模线上理财平台,势必是合规备案的重点。但在合规方面,恒易融仍然存在不小的问题。

“824”网贷监管细则曾明确指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从事或者接受委托将融资项目的期限进行拆分。据微信公众号张妈读财此前的梳理分析,恒昌旗下多个平台存在期限错配的计划标。

上述锁定期3个月的定利宝计划所匹配的债权都是36个月的。

上述锁定期为6个月的定利宝计划,所匹配的债权都是24个月的。

在恒易融平台上,平台集合标为“定利宝计划”,锁定期有36个月、24个月、18个月、12个月、6个月和3个月。其底层债权多达上千页,不同锁定期下所显示的借款人和借款金额是一样的。尽管在募集期间债权项目一致,但募集完成后,不同集合标所对应的债权项目应该是不同的。这可以归结为系统自动将资金匹配给不同的债权。由此就会产生期限错配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恒昌旗下可并不只有恒易融一家平台。此前,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恒昌共布局了12家线上理财借款平台,其中5家平台正常运营,5家网站无法打开,1家平台停止发标,一个APP无注册入口。截至目前,恒昌旗下正在运营的知名平台还包括恒易融、恒慧融和多乐融三家。

然而,期限错配的问题同样也发生在恒慧融和多乐融上。多乐融“定期宝”锁定期称为“项目剩余锁定期限“,而对应的剩余债权期限既有1个月,也有2个月和3个月的。

这也就意味着,除了存管的问题,恒昌在期限错配等合规问题上仍然面临着较大的整改压力,而平台500多亿的成交规模,在调整上势必也将面临着不容小觑的挑战。

线下理财之殇,屡遭监管提示风险

线上平台之外,恒昌问题最大的应当是线下理财的风险问题。此前,亦有媒体爆出恒昌财富高管集体跳槽,25名高管,其中12位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相继离职。另据恒昌内部人士透露,恒昌的坏账率亦非常可怕。在坏账率极高的情况下,恒昌财富仍不断扩张,而且坚持做线下,目的就是维持现金流不断,借新还旧,同时弥补其背后的资金缺口。

今年5月,山东省威海市荣成市防范和处理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荣成市处非办”)向市民发布风险提示,直接点名恒昌等8家网贷机构未向荣成市金融监管部门提交备案登记相关材料,在该市涉嫌违规从事相关金融业务。荣成市处非办在这份风险提示中明确指出: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五条、第十条规定,不具备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资质,不得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因近期非法集资类案件众多,荣成市处非办提示广大市民投资者:投资有风险,投资人需自担风险;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自行承担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

不过,这也已经不是恒昌第一次被监管机构风险提示。早在2015年12月22日,据财新网报道,高层高度重视非法集资风险,要求12月下旬前完成全国性的风险排查,恒昌财富即名列重点监测平台名单中。

2016年5月12日,媒体报道,绍兴市政府发布消息,“4月22日和5月6日,该市公安局统一部署,对北京恒昌、金岩控股、信和财富三家机构进行查处。其中北京恒昌柯桥分公司涉及受害人134人,合计追回非法吸储资金3299万元,目前资金已全部归还受害人。”据悉,三家被点名的机构中,信和财富在去年被曝陷入兑付危机;同样在去年,金岩控股因涉嫌非法集资犯罪问题,已被杭州公安机关刑事立案,多家门店早已搬空。只有恒昌还在正常运营。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十条第四款已经明令禁止线下理财。有分析称,线下理财早已成为非法集资的重灾区,被经侦的P2P只是冰山一角。线下理财公司融资项目不透明,其中不乏自融、或虚构融资项目;投资人资金去向不透明,涉嫌资金池;通常以较高的投资收益吸引投资人,比如钱宝网收益高达50%;投资人以中、老年人居多;投资人的金额大,有些人甚至把全部养老钱投资;兑付时采用借新还旧,用后面投资人的钱支付前面投资人的本息,这样的庞氏骗局极有可能出问题。

以线下理财起家的恒昌目前正在不断缩减人员规模,有数据显示,2017年恒昌的员工从5万人裁减到3万人,目前官网显示,集团有万余名员工。不过,整改进度能否跟上监管的整改大限还存在疑问。在爆雷前,善林金融也在转型,削减线下业务。未来,恒昌能否避免重蹈善林金融的覆辙,恐怕也将面临很大的考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网贷专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