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之星 首页 网贷新闻 热点新闻 查看内容

714高炮超利贷马甲众多,部分转型失败P2P“刀口舔血”

2019-3-19 11: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267| 评论: 0|原作者: 王晓|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小微信贷专家、江苏兀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嵇少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放贷人条例、非存条例迟迟不出,民间借贷得不到有效管理。公检法无法可依,很难做到案前介入,无牌放贷人有恃无恐,最终善意的放贷人 ...
央视3·15晚会曝光的“714高炮”线上高利贷令人震惊。来自长春的董女士在三个月间,7000元借款滚成了50万债务。
 
“714高炮”指的是超高息的短期借款,周期一般为7天或14天,“高炮”是指其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相较于最高法规定的36%民间借贷年化利率红线,“714高炮”以年化高达3000%的利率疯狂榨取借款人收益,也被称为“超利贷”。与“714高炮”相伴而生的,还有暴力催收,疯狂发送侮辱性信息轰炸借款人通讯录。
 
“这种是泯灭良心的生意。”3月18日,一位互金资深从业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论道。
 
被点名的贷款导航平台融360紧急下架APP,并称对平台上架产品进行排查。合肥警方连夜带走经营“714高炮”软件的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进行调查。北京市互金协会紧急成立专项处置小组,进行全市范围内的摸排检查行动。广州互金协会称,排查中没有发现注册在广州违规从事“714高炮”类型现金贷的公司,但互联网没有边界,异地公司APP在广州展业是监管难题。
 
尽管“714高炮”类型的线上超利贷在被曝光后看似有所收敛,但多位业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线上超利贷隐蔽性极强,在暴利诱惑下很容易死灰复燃、暗夜潜行,需要监管部门形成合力加大查处,打击无资质放贷机构;此外,应提升金融服务,加大对消费者的金融教育。
 
小型P2P参与其中
 
“我是为了给家人看病,花光了积蓄,而且信用卡、借呗、微粒贷能想到的途径都用过了,一些P2P平台用多了之后也贷不出款,就接触到714类型的贷款。这种不看征信,急用钱的时候毕竟可以贷出来。”3月18日,一位“714高炮”用户李斌(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但利息实在太高,我仍然在拼命还款中,不然就会被爆通讯录。”
 
不过,更多的借款用户并不像李斌这样有难言之隐。“从用户画像上来说,什么类型的都有,有过度消费的,有薅羊毛的,有沾上赌博毒品的,有应急的。年龄从20岁到50岁都有,而且复借率很高。”18日,一位民间借贷行业人士介绍。
 
“我在妙手钱袋借了1000元7天期限,扣手续费300元到账700元,到了还款那天系统故障还不进去,第二天就算我逾期,要还1165元,8天时间700元借款利息就有465元,年化利率达到3000%。”浙江嘉兴一位借款人投诉道。
 
“现在年轻人超前消费、攀比消费心理严重,而且学历不高,对于借款利息了解不够。很多超利贷平台的利息非常隐蔽,只要借一笔就会入坑。还不上时,催收人员就会诱导借款人去其他同类APP上继续借了还上。校园贷、超利贷、套路贷很多都是结合在一起的。”同日,互金从业者肖楠(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而恶意转贷、暴力催收是超利贷平台最具危害的地方。
 
肖楠介绍,包括714类型在内的现金贷平台,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大量出现,以江浙地区为代表的民间游资、地下钱庄看到超利贷的暴利,开始纷纷涌入。“主要是进入门槛很低,注册小贷公司等需要上亿的资本金,但线上高利贷只要1000万就可以做,做一个APP在应用商店上线,通过导流平台获客,尽管逾期率高达30%-50%,但由于还款客户超高的回报,而且超短期,资金周转速度非常快,一个月左右就能回本。2017年时,逃废债和共债现象还没有像当下这样严重,很多资本、P2P平台都投身其中。随着监管部门在2017年12月开展对现金贷清理整顿,持牌机构加强监管,加上P2P三降等要求,但信用卡逾期、上了征信黑名单的次贷人群仍有刚性借贷需求,于是一些资本刀口舔血。”
 
3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陈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量已经放弃备案的中小型P2P平台也参与其中,表面上是消费型资产,实际上就是“714高炮”放贷。由于“超利贷”很难被认定为“套路贷”,刑法惩戒力度更低,在公安严打之下,超额的收益吸引从业者趋之若鹜。
 
马甲众多如何打击?
 
此次央视曝光的平台就有快易借、56财神、去哪借、用钱宝、财喵管家、盈盈有钱、现金白卡、速贷宝、小肥羊、天天花等32家。而从业者直言,行业中类似的APP有上万家。
 
上述平台被曝光后,多家APP在应用商店中已无法搜到或下载后不能借款。但这远未结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超利贷平台拥有众多“马甲包”,同时拥有多个APP并时常更名,包括网页版H5也是一大获客途径,一些微信公众号链接背后便附有这样的链接,输入手机号,授权读取通讯录等信息后即可借款。而风控措施,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机器人疯狂呼叫催收。
 
3月18日,多位受访的业界专家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持牌、有资质的放贷机构有明确、严格的规范,但无资质放贷机构不受约束而且大行其道,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表示,“714高炮”公司3个月左右就改头换面更换APP,经营十分隐蔽。如果按照机构监管模式很难覆盖,要通过技术手段加强线上的随时抓取和识别能力。此外,要加强手机各大应用商店和贷款超市的管理。
 
方颂建议,对互联网金融实行牌照制+白名单的监管机制。金融业务牌照制管理已是共识,互联网专项整治的白名单要尽快出来,而当下留了灰色地带给不法分子浑水摸鱼的机会。
 
麻袋研究院院长周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OJK)的做法值得借鉴,其明确对P2P、现金贷等领域的准入标准,对不符合规定的APP要求从应用商店下架。对于符合规定注册的平台,要定期上报经营和投诉情况,所有的催收情况也严格接受监控,确保不伤害大众。监管部门此前在整顿虚拟币时的做法就非常值得肯定。
 
周扬还表示,超利贷引导用户过度消费,且十分隐蔽,对于当前大量金融素养不高的消费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为其正常的消费需求提供合规的借贷产品,打击无资质放贷业务。而明确什么样的机构是合规机构,也可以为应用商店提供明确的筛选标准。
 
小微信贷专家、江苏兀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嵇少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放贷人条例、非存条例迟迟不出,民间借贷得不到有效管理。公检法无法可依,很难做到案前介入,无牌放贷人有恃无恐,最终善意的放贷人得不到保护,恶意的放贷人利用种种非法与反社会的手段从中谋取暴利。此外,的确有庞大的弱势人群有急需小额现金解困的需求,真正要打击的不是无场景、无特定用途的小额借款这样的产品,而是侵犯公民权力,用欺诈、威胁等手段超高息盘剥借款人的行为。
 
陈文表示,要加强作为金融消费者个人的财商(FQ)教育。正如“戒毒”一样,现在也需要对于年轻人开展“戒贷”教育。借钱可以,但必须认真衡量自己的还款能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网贷专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