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之星 首页 网贷新闻 滚动新闻 查看内容

王思聪50亿帝国崩塌,熊猫直播之死,早就被王健林看透了!

2019-3-15 09: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53| 评论: 0|原作者: P2P观察

摘要: 被变现逼跨的,何止一个熊猫直播?

点击上方“P2P观察”→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观察君:熊猫直播成为过去,再一次向我们说明盈利模式的重要性!被变现逼跨的,何止一个熊猫直播?


来源 | 金错刀

作者 | 张一驰



王思聪没说一句话,不过最近可被讨论得沸沸扬扬了。

 

从熊猫直播宣布破产以来,大家就以五花八门的形式哀悼着这个直播巨头的倒塌。

 

平台上,正在上演末日狂欢版结尾。在关闭服务器的最后一天,大家变得有恃无恐。

 

主播们彻底释放了天性,有女主播在直播室揣度平台的下限。观众评论粗暴不雅,甚至有些超管还在提醒主播,“请继续加大尺度。”

 

微博就收敛不少,走的是伤感怀念版的路线以流浪地球的方式与熊猫直播断开连接。

 


在工作组里,自我反思版的结尾是最严肃的一版。

 

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 COO 张菊元发布了一段文字,反复出现的词语有:被迫、无奈、 遗憾、极尽努力。

 

“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反思的不仅仅只有创始人,谁不想知道短短三年时间,熊猫直播从漂亮的开局到亏损8亿直至破产,到底是为什么?


有些文章把熊猫直播的破产全部归结于王思聪的佛系,认为熊猫直播过早踏入了舒适圈杀死了自己,鼓励大家一生要拼尽全力,不要混吃等死。

 

事实上,王思聪可不是一个佛系的男人,在这时候仅仅把熊猫直播之死归结于不努力来贩卖焦虑也并不高级。

 

不过王思聪的父亲王健林说过一句话,倒是一语成谶:

 

没有盈利模式只烧钱的,都活不成。


关于熊猫直播之死,背后有三个真相。


01

王思聪早就不管熊猫直播了

 

第一个问题,熊猫直播是王思聪一个人的吗?

 

在成立熊猫直播之前,王思聪本人就是一名资深的直播用户,曾经在斗鱼主播老七的房间观看韩国女团T-ara的演出,甚至一度险些投资了斗鱼直播平台。

 

2015年,熊猫直播在王思聪的微博中诞生,父亲拥有电竞行业、娱乐行业强悍的人脉和影响力,这个婴儿当然起点就高。



在满月酒,也就是熊猫直播正式对外公测那天,王思聪自己做起了主播,场面一度让服务器出现无法注册、无法登陆、页面错误、弹幕卡顿、画面不畅等问题。

 

王思聪的解决办法也很王思聪抽66台iphone 6s给观众道歉。

 

除了自己当主播,王思聪那些圈中好友能来撑场的全来了,陈赫、杨颖、鹿晗、林俊杰、林更新,哪个名字背后不带着百万粉丝?



王思聪亲自以千万身价签下美女主播伊素婉、游戏主播阵容也相当强大,英雄联盟直播一哥的嫖老师、dota领域“先有09后有天”的伍声2009以及炉石王师傅、秋日、瓦莉拉、囚徒、sol。

 

那段时间,几乎每个看直播的人,手机中都会有着那么一个以熊猫为图标的app。



不过,在熊猫直播产品度过初创期后,王思聪就将管理和经营权限下放给了COO张菊元、副总裁庄明浩等人。

 

可以说,王思聪自己几乎不参与公司管理。


翻一翻王思聪的微博就可以发现,自从2016年7月对熊猫直播最后一次的宣传后,此后便再无提及。


到2016年11月,熊猫直播的干爹越来越多,背后投资方多达19家。奇虎360持股比例为19.35%,是仅次于王思聪的第二大股东。




网上有爆料称,熊猫直播的问题出在管理层:“来自股东360的高管在该公司内部屡屡对其他高管进行排挤,包括王思聪自己带来的高管,都已边缘化。”


02

直播干不过短视频


接下来,我们再看第二个问题:杀死直播的,真的是因为直播行业自身的懒惰吗?


恐怕也不是。


调研机构QuestMobile曾经发布过一个《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其中提到“泛娱乐典型细分行业使用时长全网占比”的统计数据,很能说明问题。


短视频行业占比从2017年12月不到6%提升到了2018年12月的11.4%,而娱乐直播则在这个统计图中,只有0.2%的占比,甚至很难直观的看出1年内的增减变化。



也就是说,直播行业现在在用户时长占比中,看不到增长趋势,甚至更像是一汪死水。


那投资流向哪里了呢?看看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就知道了,日活用户数达到了 1.5亿人,全球下载量突破10亿,把Facebook远远甩在后面。


一边被跨行打劫,一边排名前两位的虎牙和斗鱼已经先后拿到了腾讯的重金投资,熊猫直播怎么努力?


03

比融不到资更可怕的,是没有变现方式


最后,我们谈谈最致命的问题,直播靠什么变现?


游戏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是通过直播带来大量的用户进而进行变现,主要的收入来源:一、来自于观众打赏为主的直播业务;二、来自于在线广告业务


为了更有说服力,刀哥找到了虎牙直播2018年的财报,已经上市的虎牙,2018年全年依靠直播打赏等带来的收入为44.4亿,广告与其他收入只有2.2亿,全年利润4.6亿元。


也就是说,打赏是直播平台的主要变现方式。


这样问题就来了,打赏依赖主播,拿流动性这么强的主播当护城河,能行么?



从2014年开始到现在,国内主播的身价至少翻了几十倍。

 

平台一要承担主播们的天价签约费,二还得留住主播,砸钱养主播,比如以往主播的分成比例通常在 30% 左右,但如今主播们拿到的比例则要高得多。

 

主播们知道平台按打赏流水设置底薪比例,就会通过花钱刷流量以获得高分成,这又助推了平台的虚假繁荣,一个直播间出现13亿人观看这样的画面,荒不荒唐?


中国人口总共13.8亿,大爷大妈们也沉迷看游戏?



对熊猫直播来说,2018年中旬,PDD在熊猫直播上停播,Sky李晓峰、若风等知名主播相继被其他平台挖走。


本来没有摸清的变现通路,随着主播的离家出走彻底崩溃了。


2015年,熊猫直播亏损5000万元,2016年到了5个亿,2017年亏8亿,2018年数额高达十几亿,2019年彻底破产。




仔细想想,多少移动互联网公司都在面临着跟熊猫直播相同的尴尬:

 

坐拥数亿用户,却始终找不到一条清晰的变现道路,最终死于烧钱和扩张。

 

O2O已经成了补贴烧钱的代名词,滴滴亏损109亿、易到负债30亿、摩拜卖身、小黄车破产、O2O也已不再是红海,更像是一片“血海”。

 

咖啡市场也在混战、井喷式增长的背后是各大公司资本赌注、巨额烧钱的现实,连咖啡已经开始拖欠供应商欠款。



这些公司佛系么?烧起钱来并不佛系,只不过烧了这么多钱,很少人弄明白到底怎么赚钱。

 

于是,融资能力开始成为决定一个企业生死存亡的核心能力,融资、烧钱、扩张、死亡开始成为常态。


常说产品是1,这个1到底指什么?不是融资,不是规模,更不是比谁烧钱烧的多,运营效率才是站得住脚的1。


64岁的王健林比31岁的王思聪更能吃透商业的本质,“商业是很辛苦的,赚的利润就像刀片一样薄,找不到盈利模式,这是无法支撑长久生存的,不能光靠讲故事。”

 

速度证明的只有资本,但从来不代表价值。没有盈利模式只烧钱的,都活不成。


 

END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传递信息,不代表【P2P观察】观点,不构成投标建议;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公众号内对话框回复以下关键词

获取精选内容


回复【预警】,查询P2P问题平台跟踪及预警内容

回复【十问】,查看数十位网贷平台大佬真知灼见

回复【直播】,直播间观看网贷行业热点动态

回复【探真】,查看大家都在聊的网贷平台


 

 你的“好看”我都当成了喜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网贷专栏

返回顶部